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冬日怀念

2018-12-07 13:04 伊犁晚报   张继

timg

冬日里,天空中雪花飞舞,晶莹的雪花落满小院,我不由想起了卞老师。

那天也是这样的雪天。我走出屋,漫天的雪花鹅毛般纷纷扬扬,像无数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,把团场小镇装扮得美丽绝伦。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,听着脚下“咔嚓、咔嚓”的踏雪声,心也畅快多了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卞老师突然站在了我的面前。他面容清瘦、背微驼,显得矮小、单薄,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吹倒。然而他的精神却很好,兴奋地对我说:“昨天,我在报纸上又看到你发表的散文了。”说着,竖起了大拇指赞道:“好样的!报纸我留着呢,回头去家里取吧!”那时,只要我的文章在报纸上刊登了,卞老师一定会把报纸给我留好。我的心头一热,不知说什么好。

第一次见卞老师的情景,又浮现在眼前。

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。当时,我上小学五年级,卞老师是团场水利营的政工干事,和我父亲关系甚密。一天,我跟着父亲去他的办公室,只见桌上铺满花花绿绿的彩纸。卞老师正手握一只大号的毛笔伏案写字,毛笔在他手里娴熟地摆动,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父亲大声赞道:“好字!”卞老师回头看见我们,放下笔谦虚地说:“哪里呀!张班长,一般、一般。”他摸摸我的头,见我神情专注地看着那些字,眼里充满了欢喜,便对父亲说:“孺子可教也!”他又轻声问我:“想学吗?老师可以教你。”我高兴地点点头。父亲笑着对卞老师说:“其实,我就是带他来拜师学艺的,没想到咱们想到一块去了。”

从此,我常去卞老师那里学习书法。我发现他不但字写得好,画画也很棒。五颜六色的彩笔在他手里变换着,一会儿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便跃然纸上,鲜红的花瓣艳丽夺目,翠绿的叶子清新淡雅,淡黄的花蕊透着勃勃生机。我睁大眼睛看得出神,羡慕极了。卞老师笑了笑鼓励我说:“只要你好好学,多练,也能画出来。”

后来,卞老师调到了团场机关当宣传干事,因为他工作太忙了,我就很少再去了。

上初中那年,教室里画墙报,班主任知道我会书法,便把任务交给了我。我画了几幅版头,都感觉不满意。没办法,只好去请教卞老师。他听完我的介绍后,放下手头的工作,精心设计了一幅版头,用彩笔画在纸上。为了精选上面的一行大字,他在纸上写了许多同样的字,从中选出自己满意的,用刀刻出来,并告诉我如何贴在墙上。他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手头的工作一丝不苟,哪怕有一点瑕疵都不会放过。品德的“德”字,他写了几遍都不满意,就不停地继续写,直到自己满意为止。这让我至今难忘。

那年,我的处女作《绿色安集海》在报纸上发表以后,卞老师先看到了,比我还高兴,立刻给我打电话,第一句话就赞道:“好样的!文章都上咱省报的副刊了,不简单呀!”见了面,他拍着我的肩膀连声说:“后生可畏、后生可畏呀!”然后,笑呵呵地又说:“我年轻时,也非常喜欢文学,写了不少文章寄给报社,可是退稿信收了一大摞。后来,调到营里文艺宣传队当编剧,编写了不少快板书、短剧和相声,有两个节目还得了奖。可是,我心中仍然藏着那个文学梦。今天,你总算是替我圆梦了。”说完,久久地凝视着我,仿佛给了我一股强大的力量,我暗下决心不能辜负了他的殷切期望。

卞老师拂去我肩头的雪花,把我从往事中拽了回来。他拉着我的手坚定地说:“不要松懈,继续加油!”说完,他摆摆手与我告别。雪中,他的背影渐渐模糊了……

不久,卞老师就被查出得了癌症。那天,我去他家里,望着他那日渐消瘦的面容,忍不住泪湿衣襟。他把纸巾递给我,微笑着说:“莫伤心,人吃五谷杂粮,哪有不得病的。没事,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说着,摊开双手像没病的人似的。最后,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你一定要坚持写下去,我相信你一定行!”我忍住泪水点点头。

听到他去世的噩耗,我呆愣了很长时间。泪眼蒙眬中,他的笑脸仍在我眼前晃动,我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好老师、好前辈。

雪花飘飘,哀思绵绵,怀念卞老师。我一定会牢记他的教诲,去完成他未做完的事情。

卞老师的名字叫卞博盛,一个普普通通一辈子扎根团场的知识分子。

责任编辑:王杨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}